中央政府|中国福建|市委|市人大|市政协|市纪委 手机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无障碍浏览

迷上霞浦慢时光

来源: 闽东日报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4日 15:32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黄金海岸夕照 郑戈 摄

  回望过去,霞浦的记忆如潮而来,像大京沙滩上的海浪,一波又一波。

  到大京时大约是下午四点,初秋的阳光依旧热情得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知疲倦地挥洒着他的热度和激情。沙滩上玩沙和踏浪的孩子仿佛阳光下的花朵,娇艳而千姿百态。我甩掉鞋子踩在这一片细软清凉的沙子上,似乎回到了几年前那个清晨,我从露营的帐篷里探出头来看到涂在大京沙滩上的第一抹晨曦时,就迷上霞浦了。

  去大京的路上随时可见挂着浙江牌照的轿车。浙江人常说,北上去青岛,南下去大京。浙江有的是海,可他们偏偏喜欢大京的海。一定是因为大京的海更美,因为大京月牙形的海滩和一波一波的银白海浪更能容纳下他们关于邈远关于浪漫的所有想象。

  海算是霞浦的一个标签。不仅大京的海,还有许许多多的海,比如高罗。

  “闲整行装,不费思量。了公事休问何方。驱车随意,道路寻常。却可吹风,可酣酒,可疏狂。渔歌帆影,天际斜阳。看高罗山海绵长。平时眼里,看厌书窗。且看霞飞,看潮涨,看鸥翔。”

  这是很多年前我游高罗时填的一首《行香子》。大京、高罗,乃至所有霞浦的海都是属于治愈系的。你若是为书窗而苦,或是被奔波所累,你就该来这,因为此处有霞飞,有潮涨,有鸥翔。

  还有滩涂。那些天然的滩涂和勤劳的霞浦人一同框,就是最美的图。那天晚上,我们在霞浦著名的摄影人郑德雄的屋子里观赏满墙的霞浦滩涂时,我由衷感慨霞浦人果然个个都是艺术家——你看,他们只要一撒网一撑杆,随随便便,可全都美成了画。

  因为海,霞浦的许多民宿成了网红,拾间海、陶时光、半城里、草木人……你若是想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么这些有着诗一般名字的民宿当能满足你。举一杯酒,或品一盏茶,眼前无际的海干净的风,恰给酒里添了几点浪漫,给茶中注入了一些闲适。如此民宿,谁不向往?

  在“拾间海”一层大厅的墙上,我读到了霞浦著名诗人汤养宗的一首诗——“我有十间海,住着人间最美的心跳/十万亩牡丹在海面发出月亮的体香/海的十间房,每间都是星宿的房号/海神住这头,仙女在那边沐浴梳妆/去云上投宿的人,这里是落脚处/为命运问路,大海点亮了一帘星光/今夜适合醉生梦死,适合内心起火/适合悠游适合抛掷时光,适合魂不守舍的冥想”

  在这,时光果然变得慢慢腾腾,醉生梦死和魂不守舍,还真是写在了每个人心的那片海里。

  让时光慢下来的还有半月里。半月里,一个让人乍一听就心生慵懒的村名。岁月的手仿佛刻意轻抚过这里的每一条路每一扇窗,然后在她们身上凝固下了美妙时光。于是踏过每条路,路过每扇窗时,你都会因她们如此美好而在心里掀起几番思量——这一级一级的石阶曾走过多少动人的故事?这一扇扇窗子里曾流出过多少动听的歌谣?

  在半月里村民雷其松自办的“畲族民间博物馆”里,我还看到了倒流的时光。博物馆里,一件件老家具、老物什,全都在倒叙着畲族人的故事。此刻,如果你愿意闭上眼睛,那么你的耳畔定还会想起畲族人那遥远而淳朴的歌。

  畲族,真是一个善良而朴实的民族。在半月里的一座老宅子里,我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畲族家劝》《畲族家训》《畲族家风》三个木制的牌匾。刻在牌匾上的端正的字体里,全是劝人向善、勤俭、宽厚,全是教人自爱、自重、自律。他们自称“山哈”——把自己称作山里的客人,却将淳朴谦逊的美好品质融进了他们走进的每一块土地中。

  后来在崇儒上水村里,我们还拜访了一位制作花笠的畲家人。花笠,一种融实用与浪漫的斗笠。同行的当地干部说,花笠的制作在上水村有着悠久的历史,是该村的申遗项目。坐在我们面前的正在制作花笠的那位畲家大叔,神态腼腆却巧手翻飞。他身后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精美花笠在我们的眼底如花一般绽放。同行的女伴取下一顶戴在头上,瞬间就添了许多妩媚,惹得四周的相机手机好一阵忙乱。也是,与一种美的相遇,有时就是这么让人猝不及防。

  让人猝不及防的还有崇儒霞萍的荷花。我赏过荷花路过荷塘,但那天我见到的分明是荷的海洋。应是傍晚时分,当迷蒙的水雾从荷海的四处悄悄浮起,当远远近近的荷香在我的鼻尖轻轻抚摸,当层层叠叠的荷绿与荷红在我的眼底静静铺展,我的思绪瞬间恍惚,模糊了心里固有的关于“海”的概念。是颜色吗——澄蓝,还是碧绿?是气息吗——咸甜,还是幽香?我只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无际无涯毫无挂碍的天地里,眼前的美,深情盛放,汪洋恣肆。

  历数霞浦行迹,我仿佛从一个梦里走出。心下不由地一声轻叹,原来,美,可以这么美。

  如此,怎不迷上霞浦?(陈曼山)

附件下载

分享到:

相关链接